客服電話:013-392555-277
企業 設備 信息 人才 職位 資訊 論壇

廣西成垃圾跨省傾倒重災區
發布時間:2018/4/19 8:55:00      字號:||
2.3萬噸危廢物跨省傾倒暴露“地下黑市”

  廣西成“生態炸彈”重災區,業內人士建議加大源頭防控和聯合查處力度

資料圖:垃圾。 中新社發 宋成明 攝資料圖:垃圾。 中新社發 宋成明 攝
  今年3月,位于桂東的廣西藤縣發現兩起跨省傾倒危險廢物事件。這并不是孤例,近年來跨省轉移傾倒危險廢物頻繁發生。數據顯示,2016年以來廣西環保部門已發現16起不法分子跨省轉移傾倒危險廢物或生活垃圾事件,其中10起為危險廢物,總量約2.3萬噸,引發公眾廣泛關注。轉移入境傾倒的危險廢物點多量大,對當地生態環境危害嚴重,處置難度大。業內人士期盼,加大源頭防控和聯合查處力度,遏制此類事件多發勢頭,呵護生態環境安全。

  不死頑疾

  由于臨近廣東,加上水路、陸路交通便利,珠江上游的廣西成為鄰省危險廢物跨省非法傾倒的重災區,多地遭遇“生態炸彈”。

  繼3月8日發現非法跨境轉移傾倒危險廢物后,廣西藤縣環保部門3月中旬接到當地中和陶瓷產業園管委會報告,發現有可疑車輛在陶瓷園區疑似伺機傾倒不明廢物。隨后,當地環保和公安部門快速介入。梧州市環境保護監測站對已傾倒的廢物和嫌疑車輛上的廢物進行分析監測,結果顯示傾倒現場的6個樣品以及嫌疑車輛裝載的10個樣品超過浸出毒性鑒別標準,屬于危險廢物。

  《經濟參考報》記者3月底在傾倒現場看到,被傾倒區域四周拉起了警戒線,為避免雨淋現場還覆蓋了一層彩條布,相關部門挖設了臨時截污溝。“你看,這里有許多黃色、黑色、褐色等多種顏色的泥。涉嫌非法傾倒的不法分子之前還忽悠說是種果樹的肥料,種果樹的肥料怎么可能這么嗆人,幾十天過去了仍有一股刺鼻氣味。”藤縣環保部門有關負責人梁朝榮一邊掀開彩條布,一邊搖著頭說。2016年來,當地已連續發現4起跨省傾倒案件。

  事件發生后,廣西環保部門和梧州市政府相關負責人趕赴現場處置,防止發生次生環境災害。隨后,藤縣環保部門積極組織專業機構進行生態環境損害評估,當地公安部門也進行立案查處。目前,抓獲涉案人員15人,其中林某新等9人已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

  經查,嫌疑人在利益的驅使下,自今年2月起從廣東江門市偷運含鎳危險物品到藤縣進行傾倒。

  3月28日至31日,自治區、梧州市、藤縣三級環保部門和梧州市、藤縣公安部門一起到廣東省江門市某公司調查取證,證實了該公司產生的廢物為含鎳的危險廢物,也證實轉移傾倒至藤縣的危險廢物來源于該公司,數量為14車近800噸,其中2車因被發現沒有來得及傾倒。

  記者了解到,2017年7月至11月,梧州市龍圩區新地鎮、岑溪市大業鎮、河池市宜州區劉三姐鎮、欽州市靈山縣、桂林市恭城縣等地相繼發生酸油渣丟棄、廢線路板焚燒等事件,初步調查結果表明非法轉移的危險廢物均來自廣東省。

  2016年以來,廣西發現跨省傾倒的危險廢物總量達到2.3萬噸。在來賓市的興賓區、武宣縣、象州縣等地,均發現有危險廢物從廣東非法轉移過來堆放、傾倒、填埋,數量驚人。

  來賓市環保部門有關負責人朱勝雄告訴記者,從2016年12月到2017年2月,不法分子多次選擇當地偏遠鄉村進行傾倒。“在來賓市下轄象州縣的一個村,在村民不知道傾倒物體是什么的情況下,這些不法分子忽悠當地村民,將這些危險廢物說成是可以種果樹的肥料,廢料桶也可以賣錢,另外還給點處置費給村民,忽悠村民這是一舉多得的好事。最后,挖坑傾倒時有刺激氣味,村民覺得不對勁趕緊報警。后來我們全市排查,最終發現總量約9000噸。”

  《經濟參考報》記者從自治區環保部門了解到,除了來賓市,廣西其他地方也發現了多起非法傾倒危險廢物和事件。2017年6月30日,賀州市八步區靈峰鎮政府接到群眾舉報,愛群村有人非法提煉重金屬,當地環保部門會同公安部門立即開展調查。現場遺留200公斤污泥、部分廢地毯和少量硝酸。經查,嫌疑人從廣東番禺的首飾廠非法轉移約2噸的污泥和廢棄地毯至靈峰鎮愛群村進行焚燒,提煉有價金屬。經監測分析,殘留廢液為危險廢物,現場還殘留廢硝酸、廢氫氧化鈉溶液以及酸性廢水。

  2017年7月,梧州市環保部門接到舉報,龍圩區新地鎮回龍村羅遼組堆放點內露天堆放約有800桶廢物、200噸左右,使用鐵質或者塑料桶存放。經廣西壯族自治區環境監測中心站和梧州市環保監測站采樣監測,部分桶內物質鎳含量已超過危險廢物浸出毒性標準。通過調查取證,該批廢物來自廣東省。

  2017年9月,岑溪市環保部門接到舉報,大業鎮板么村有一非法煉油加工廠,廠內存放有疑似廢礦物油、廢樹脂等原料約300噸,初步查明該批原料從廣東省郁南縣轉運至此。梧州市環保監測站調查采樣發現,部分樣品鎳含量超標。

  2017年11月15日,桂林市恭城縣環保部門在虎尾工業園區查獲一起非法跨省轉移處置廢線路板案件。經查,涉案企業從廣東省非法轉移廢線路板、廢電線進行焚燒提煉金屬,現場查獲廢線路板、廢電線34.3噸、冶煉廢渣6.14噸、金屬合金9.68噸。

  業內人士介紹,跨省非法轉移傾倒危險廢物事件屢禁不止,給廣西造成極大的環境危害和處置壓力。與此同時,從發達地區向周邊相對欠發達地區轉移傾倒是跨省傾倒危廢的一個明顯特征,珠三角地區多往周邊的廣西、湖南、江西等地轉移傾倒,長三角地區許多危險廢物則流向了安徽等地,這給環境安全敲響了警鐘。根據來賓市相關部門的調查,上游涉事廠家負責人后來承認,曾經將危險廢物從廣東一直運到1000多公里外的陜西省傾倒。

  記者從自治區環保部門了解到,由于社會影響惡劣,公安部等多部門對來賓市“3·14”跨省轉移傾倒危險廢物案、欽州市“5·12”濃硫酸泄露案、賀州市八步區“6·9”跨省轉移傾倒危險廢物案聯合掛牌督辦。三起案件造成廣西直接經濟損失超過1億元。

  地下黑市

  業內人士表示,受制于違法成本低、暗藏黑色產業鏈等因素影響,目前全面有效監管尚存難題,導致跨省傾倒危險廢物行為屢禁不止,最終“違法分子獲利,人民群眾受害,地方政府買單”。

  《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當前集中處置能力缺口較大。廣西壯族自治區固體廢物和化學品環境管理中心主任黃穎說,隨著經濟社會發展,產生危險廢物數量和納入監管的種類增加,但許多沿海省份均存在危險廢物處置能力的缺口,危險廢物集中利用處置能力供求關系失衡,導致危險廢物經營單位處置價格高,企業負擔大,一些企業心存僥幸進行非法處理。

  巨大的利益催生出“地下黑市場”。“廣東等地危險廢物的正規處置成本相對較高,每噸約需要5000元左右,但是地下非法處置可能每噸都不到1000元,這中間價差巨大,看到有利可圖就會有中間人層層操作,從而形成非法傾倒‘地下黑市場’。”廣西環保部門有關負責人韋杰宏說。

  長期參與辦理跨省傾倒案件的梧州市公安局食藥犯罪偵查支隊政委陳裕平、藤縣公安局民警羅元等表示,從以往查處的案件看,非法跨省傾倒的產業鏈中有人專門聯系“貨源”,有人聯系司機運輸,有人物色傾倒場所,分工明確。不少群眾環保意識淡薄,與外地人員相勾結形成利益鏈。“有些貨車司機覺得從廣東空車返回可惜,有中間人就利用司機這種多賺錢的心理,聯系司機或船主并讓其運輸貨物。到了指定地點,部分司機發現說好的聯系人壓根聯系不上,只好隨便找個偏僻之地傾倒。”

  與此同時,一些非法的小、散、爛、污企業產生的危險廢物無法通過正規渠道進行處置,部分地方對落后工藝的淘汰和對非法企業的監管力度不足。黃穎等專家表示,廣西多地發現的跨省傾倒危險廢物中不少是非法煉油產生的廢物,其企業是非法存在的,這種生產工藝也是落后工藝,國家早在幾十年前就給予嚴厲打擊和禁止,但這些非正規的社會污染源一直野蠻存在。如來賓市“3·14”跨省轉移傾倒危險廢物案中,上游不法企業就是通過收購社會上廢棄的潤滑油進行二次非法煉油,用硫酸洗過后作為一種非標油品出售,這個過程中會有大量酸油渣產生。

  “還有利用廢輪胎非法煉油,也會產生大量污染。”黃穎說,相比于正規的工業源,這些社會源點多面廣,可能每個點產生的廢物量不多,但監管不易。“像廢機油、廢潤滑油等還有進一步利用價值的東西,不法分子提煉后仍有利潤空間,他們就有動力去二次加工。這些使用落后酸洗工藝的企業本身不正規,其提煉中產生危險廢物,不可能去申報,也不可能走正規渠道去轉移。再加上每噸幾千元的處置成本,這些非法煉油企業更會因為不劃算而省掉后期處置環節,到處傾倒。”

  當前,跨省非法傾倒隱蔽性強,跨省聯動機制尚不完善。臨近省份之間往往物流頻繁,而廢電池、廢電路板等往往和生活垃圾混在一起,加上不法企業產生的污泥廢渣依靠肉眼很難辨識其具體成分,傾倒場所多為偏僻之地,導致監管部門難以第一時間發現。朱勝雄介紹,從查處看,傾倒地都是人跡罕見的地方甚至是深山老林,根本想象不到一個大貨車會跑到那里去。“有的地方環保部門的車輛都進不去,地方環保人員只能走路進去。那些地方太偏僻了,一個星期可能都看不到一個人……”

  多位環保工作者表示,從目前開展的聯合調查情況看,跨省區的聯合辦案機制還不夠健全、銜接配合程度不夠,使得案件調查及涉案危險廢物的處置進展緩慢。

  執法合力

  記者從環保部門獲悉,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正在修訂,廣西將在此基礎上加快地方立法的完善,從法律層面對該類違法行為加強打擊和震懾。另外,廣西與廣東已經簽署聯防聯控協議,共同加強監管工作,但仍需加大力度、盡快形成合力。

  首先,要加大宣傳,嚴厲處罰。廣西環境監察總隊副總隊長汪劍靈等業內人士建議,進一步加大經濟處罰力度,并將其納入企業征信系統。“現在企業很看重征信,否則影響貸款。建議對危險廢物生產單位和運輸單位的征信強化管理,同時對違法案件的宣傳須到位,讓不法企業知曉其利害,讓群眾家喻戶曉,打消僥幸心理。”

廣告
  其次,繼續加大源頭監管,斬斷利益鏈條。危險廢物產生省份應進一步采取有力措施加強源頭監管,加速淘汰酸洗等落后工藝,嚴厲打擊小、散、爛、污企業;對非法跨省轉移傾倒危險廢物的“地下黑市”及其鏈條進行嚴肅查處和打擊,加大震懾力度,從而嚴懲破壞環境的犯罪行為。

  第三,建立健全聯防聯控機制。省份之間應落實會商制度,以便及時溝通和協商危險廢物監管工作。同時,督促涉案違法企業將跨省非法轉移危險廢物運回原產地進行無害化處置。“發生環境違法事件后,涉案地方政府、涉案企業應及時支付相關處置等費用,從而避免危險廢物長久堆積進而產生次生環境災害。”梧州市龍圩區政府有關負責人說。

  第四,完善危廢處置機構布局和有獎舉報機制。業內人士表示,隨著危險廢物的增多,正規處置機構不足的短板應補上。同時,人民群眾是環境保護的“千里眼”和“順風耳”,要充分發揮有獎舉報制度的積極作用,在重點防控地區如兩省交界地區落實完善有獎舉報,讓違法分子無處可逃,從而呵護綠水青山,遏制環境違法案件多發勢頭。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