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電話:013-392555-277
企業 設備 信息 人才 職位 資訊 論壇

中國鋁業又上了環保頭條
發布時間:2017/12/25 10:12:00      字號:||
 近日,有媒體報道,位于祁連山東延余脈平安鎮的中國鋁業蘭州分公司(以下稱蘭鋁),利用荒山溝露天堆放有毒的廢陰極炭,給當地生態環境帶來極大傷害。報道還引用了當地居民的一句話:“玉米芯子長到一個手掌的長度就不長了。”

  祁連山的生態問題,大家都不陌生。7月底,中辦和國辦剛剛通報甘肅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破壞一事,通報還提到,此前習近平總書記曾多次批示,要求抓緊整改。

  現在看來,這些通報和批示,涉事單位似乎還是沒有聽進去。早在三個月前,就有環保組織向甘肅省環保廳舉報蘭鋁危廢處置問題,甘肅省環保廳也作出相應處罰,但根據最新的報道,蘭鋁的后續處理并未完成。

  三令五申整改,結果卻總不能叫人滿意,這背后的原因,不得不叫人深思。

2017年12月7日,平安鎮崗子村撒拉溝。該處承包人、平安鎮崗子村村民曲學順表示,這些都是6年前堆放的。2017年12月7日,平安鎮崗子村撒拉溝。該處承包人、平安鎮崗子村村民曲學順表示,這些都是6年前堆放的。
  危害

  廢陰極炭,一般人可能不太熟悉,但它的危害卻不容小覷。

  2016年6月,電解鋁廢渣被環保部納入《國家危險廢物名錄》,危險特性為“T”(毒性),而廢陰極炭就是電解鋁廢渣的重要組成部分。

  從化學成分上看,其毒性主要來自于其含量較高的氟化物和氰化物,經過長期風吹、雨淋后,這些有毒物質會轉移、揮發進入大氣,或隨雨水混入江河、滲入地下,污染土壤和地下水。而對于人體來說,過量的氟化物有明確的致癌作用,對于皮膚和呼吸道粘膜,氟化物也有強烈的刺激性和腐蝕性。至于氰化物,則更是著名的致命毒物。

  按照《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其應交由有資質的單位進行專門處置。根據公開數字,蘭鋁每年要產生約3000噸包括陰極炭在內的電解槽固廢。但這3000噸電解槽固廢具體是怎么處理的?各界仍有存疑。

  新聞刊發當天,中鋁公司對此作了回應,稱蘭鋁在2015年前委托有資質的第三方企業對廢陰極炭進行處置,2015年以后全部在廠區專庫內存放。上次遭舉報后,蘭鋁已按照甘肅省環保廳的要求,對第三方企業的周邊場所進行清理,媒體此次報道的內容均為上次處置過程中的場景。

  不過,無論媒體報道的內容是新的發現,還是如中鋁回應所稱的“舊聞”,無論第一責任人是蘭鋁或所謂的第三方,從雙方的表達看,廢陰極炭曾被簡單掩埋堆放在黃河上游的荒山溝里是明確的事實。

2017年9月11日,環保志愿者在平安鎮崗子村山神溝鐵路橋附近拍攝的一處廢陰極炭塊體量巨大的堆點。2017年9月11日,環保志愿者在平安鎮崗子村山神溝鐵路橋附近拍攝的一處廢陰極炭塊體量巨大的堆點。
2017年12月10日,環保志愿者在同一地點拍攝的照片,志愿者現場尋找了幾個點,清理覆土,發現看似已經處理好了的覆土下面,掩埋有廢陰極炭塊。2017年12月10日,環保志愿者在同一地點拍攝的照片,志愿者現場尋找了幾個點,清理覆土,發現看似已經處理好了的覆土下面,掩埋有廢陰極炭塊。
  有危害環境的行為,就應該接受一定的處罰。那么,蘭鋁或其委托的第三方可能要接受哪些處罰呢?

  首先是刑事責任。《刑法》中明確規定 “非法排放、傾倒、處置危險廢物3噸以上”等一系列行為,將構成《刑法》第338條的嚴重污染情節;應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蘭鋁是否負有刑事責任,還需要進一步進行調查判斷。

  其次是行政處罰。《固體廢物環境污染防治法》第六十八條規定,“對暫時不利用或者不能利用的工業固體廢物未建設貯存的設施、場所安全分類存放,或者未采取無害化處置措施的”;或“未采取相應防范措施,造成工業固體廢物揚散、流失、滲漏或者造成其他環境污染的”;應處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的罰款。

  今年九月,甘肅省環保廳對蘭鋁作出了罰款十萬元的決定,應當就是依據上述條款進行了頂格處罰。

  第三是限期改正。蘭鋁和相關企業應當對違規、違法行為進行改正,也就是相關新聞中提及的對山神溝、撒拉溝多處堆放點進行清理,并將廢陰極炭和接觸土壤專門儲存的措施。

稍微清除表面的覆土,都能找到覆土下的廢陰極炭塊稍微清除表面的覆土,都能找到覆土下的廢陰極炭塊
  困難

  從上面三個步驟看到,危廢的處置和處罰其實是有章可循的。但在落實對生態環境的修復和進一步追責的過程中,卻困難重重。

  的確,對生態環境損害的追責中,權利人、責任人和受損情況往往很難明確界定,現《刑法》、《環境保護法》等法律政策體系也缺乏全面的規定,實際執行中會遭遇許多難題。

  尤其是對那些疏于管理的荒山、荒地,表面看沒什么直接產出的沙漠、鹽堿地等,難度更甚。試想,在騰格里沙漠污染、湖州大銀山掩埋死豬事件,以及這次的蘭鋁荒山溝堆放廢陰極炭事件中,如果不是“無主”的沙漠荒山,相關企業能這么肆無忌憚嗎?

  另一個橫亙在眼前的問題是,現行法律法規中對生態環境污染賠償、補償、罰款等綜合經濟處罰的標準是偏低的。

  蘭鋁事件中,針對當時明確的1700噸廢棄物,甘肅省環保廳在九月份作出的罰款決定是10萬元。這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說每噸的處罰只有60元;而另一則新聞中,蘭鋁相關負責人承認規范處置的成本是每噸4800元,還不含運費。也就是說罰款和處罰成本之前,相差了80倍或800萬元的絕對差價。

  類似的事件,美國是怎么處理的呢?2010年,美國發生了英國石油公司墨西哥灣鉆井平臺石油泄漏事故,三個月內共泄漏原油約319萬桶,污染1500公里的海灘和2500平方公里海面。英國石油公司為此事故,支出了共計約520億美元,是其上年凈利潤的兩倍。

  同年7月,我國福建省上杭縣紫金山(金)銅礦先后兩次發生銅酸水泄漏事故,共泄漏污水9600噸,造成汀江重大污染。同年9月,紫金礦業旗下另一公司廣東省信宜市銀巖錫礦發生尾礦潰壩事故,致使22人死亡,1000多戶家庭遭受財產損失,下游交通、水利、農田等遭受不同程度的損毀。但紫金礦業集團為兩起事故承擔的總經濟成本卻不超過10億元,僅占該集團2009年度凈利潤的30%。

  鮮明的對比已經說明一切。中國對污染企業的處罰金額太低。


  反思

  沙漠、荒山雖然看起來毫無生命,但其實都有完整而脆弱的生態系統。不起眼的小草、昆蟲,乃至潛藏在沙土、石礫下的微生物,也都是生態系統功能的重要組成部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但大多數時候,不說話就容易受欺負,所以得有人替它們的說話。

  12月17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方案》,確定從明年起在全國試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

  也就是說,生態環境損害賠償什么?誰來賠償?怎么賠償?以后都將明確。造成較大生態環境破壞后果的責任人,將面臨更全面的追責。從根本上來說,這一《方案》的出臺,有望擺脫以往對污染者無法有效追責的窘境。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的《改革方案》中,還明確提到,作為權利人,各省市(地)政府也面臨著更精細化的改革。


  如果把一個地區的財富分成兩個口袋,自然資產是左口袋,經濟財產是右口袋。以環境資源為代價發展經濟,就是把財富從左口袋抓到右口袋,左口袋快空的時候,還得把右口袋里的一部分抓回來。

  更值得思考的是,財富在兩個口袋里抓來抓去的時候,最怕的是什么?漏了。

  貪污腐敗、整治效率低下、生態環境損害等問題,都相當于是把財富抓到第三只口袋里去了。左口袋少了,右口袋也沒見多,這對于公共利益的影響才是最大的。

  這次,強調省市(地)地方政府作為權利人,實際上就是進一步突出地方政府替人民群眾管好這份家當的職責,在保護自然、發展經濟的問題上,算大帳,算遠帳,真正為人民群眾和地區發展謀福利。

  習近平曾經說過,“在生態環境保護問題上,就是要不能越雷池一步,否則就應該受到懲罰”。甘肅祁連山重大生態污染事件歷歷在目,若還守不住這綠水青山,懲罰,可從來不會缺席。

相關資訊                    摘要:中國鋁業,環保頭條暫無相關資訊!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图